Lou

Sign in

繼雪山之後,Lucas(自認很正常但台灣人會覺得很瘋狂)的機車Road Trip 有了第二彈!
雪山啊!好像很久以前的事了,在一起一個月,跟在一起十個月的我們,怎麼感覺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通常想要我們彼此講很多話的時候,我就會安排兩個人去爬山,畢竟爬山也沒其它事可以做嘛!但這次,我們其實沒有講很多話,即使路不抖、人不喘,大概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發呆、想自己的事。

好似,最近的生活其實很平順?
通常就是這種平順,會開始想一些比較遙遠的問題,例如: What is my life plan?


本就想選念傳播的,誰知考了個不上不下的分數?上不了國立的傳播學院,去私立的傳播學院又覺得可惜。

總之每每面對大考的結果,總有種傲氣,想把自己弄得風光。

畢竟那時候年紀太小,還不了解自己永遠成為不了別人眼中的樣子。

總之,父母是不理解的,但我的大學生活還是開始了,從高雄開始,從劇場開始,從準備重考開始。

對啊!我在去之前就想著離開了。

雖然我很任性,但又總想著在他人的期望中做到雙贏,然後永遠都累死自己也沒討好到誰。

我們談談劇場。

去之前我懂的劇場是小學的英語話劇,是國中舞蹈班的公演,就是一些扮家家酒的東西。
上學期,我幾乎就是個討人厭的驕傲女,總覺得自己聰明,擺著臭臉不多跟人交心、不巴結學長姐、不做助理的工作,看不起那些浮誇和馬屁的相處方式,也看不清時刻飽滿的情緒表達究竟是為了證明什麼?總不解這些人張牙舞爪地想要與眾不同,卻只是為了融入?

總之在我眼裡是虛偽和愚蠢,啊我不屑。

我呢!可是有夢想,有腦袋的知識份子,我那麼優秀,為什麼不做自己要去扮演別人呢?
於是翹了很多課,打著準備重考的名號。
最後也不知道準備到哪裡去,直接得到一個跟去年相比打八折的分數。

那一刻,我終於知道,我沒什麼資格驕傲。

不就是考不上台北那些學校才來這裡嗎?
不就是看不起那些私校才來這裡嗎?
不就是以為自己在這裡會很棒才來這裡嗎?

結果呢?

只有我自己覺得自己很棒。

恩,真的很棒呢。

那時候大概怕了吧?
看到同學們的方向逐漸清楚,自己卻還抱著驕傲什麼都不會,怕了吧?
下學期,我答應自己要帶點什麼東西走,答應自己要用半年的時間帶走別人兩三年的東西。
所以我開始硬著頭皮跟那些我「輕視」的人討要機會,然後在半年裡,跟了畢製的舞台助理、學製的道具助理、跟著跑了一個劇團的創團製作宣傳、演了學長的製作、在課堂上拿了表演老師給的優秀金麻花獎。

這不是要說我多厲害,只能說明劇場有多缺人,還有我的確愛上了劇場。

劇場可粗略分為「表導演」、「設計」、「行政評論研究」三組。

在表演裡,我對於文學的敏銳協助我理解文本,驕傲的心性卻讓我像個膽小鬼,很怕因為扮演別人而把自己丟掉。
很開心最後做到了,當自己在舞台上發出阿姨式大笑的那一刻,我好像突然自由了,突然發現自己拋掉驕傲之後可以是一個如此多面向的人,我還是我,只是刻意放大了某一部份的自己,再也不需要驕傲來武裝了。
我替自己感到好驕傲,那些從小到大成長經驗中加諸在身上的規則,我開始可以一一檢視和取捨,開始懂人們行為背後的原因,開始把所有不同視為正常,好像不在有甚麼無法理解的。

或許慈濟念了十一年,學了表演我才真正懂「善解」吧?
(後來開始拍youtube影片震驚了好多人,我卻早已知道自己是可以擁有那個樣子的。)

關於設計,大概就是劇場最有魔力的一部分,很難想像把一片片比自己躺下還大的木板,切割、上色、組裝,在一片平地中一點一滴,便建起紙面上那虛幻時代的真實世界。
看著整個舞台,就覺得好榮幸,好榮幸自己能參與建造這奇幻世界的過程,好榮幸自己也是把這個夢作成真實的一個工人。
離開那裡之後,我總是懷念那親手打造世界的感覺,怎麼想都比台北的各種身不由己真實,至少張開手你知道自己可以創造出一些什麼。

後來,暑假,我破釜沈舟又認真不起來地考了轉學考,然後就跟重考一樣,從西子灣的海邊,彷彿命運指使地來到景美總愛下雨的山腳。

感謝在劇場的那一年,讓我成為永遠比別人獨特一點點的人。

2018.09.12 22:37台北


Iphone7霧黑,不是plus,就是它花掉我一整個暑假的薪水,那可是我在豆花店每日汗如雨下,甚至弄傷手腕賺來的血汗錢。

心疼嗎?一點也不!

或許那時,我只是想擁有什麼來讓自己像個「台北人」吧?

對。

2015年10月~2016年十月,我在豆花店當一個豆花妹。

就是那種在老新北夜市裡的三十年老店,這家店很簡單。
1.花生豆花
2.粉圓豆花
3.綠豆湯
4.愛玉檸檬
就這幾樣自由搭配,每一碗都25塊,可以無限續甜湯,三十幾年來沒有漲過。

我選擇它的理由也很簡單,離家近、時間好配合。

店裡小小的,除了老闆和老闆娘,總共就兩個正職(輪流一個早班一個晚班)、我一個工讀生。

所以我在上課的時候,姊姊們就自己一個人做,總要等我下了課趕回去才能買晚餐給她們吃。還記得有一次,我太累在捷運上睡著坐過了站,打給姊姊時,她罕見地語帶慍氣叫我快點。

因為在那間小小的店裡,我們每天等著的、想著的,無非今天晚餐要試試夜市裡哪個新來的攤販。

那時候每天去買晚餐,許多攤販都認得我,他們有時也來買豆花,我們有時也一起抱怨雨天的冷清。

那些日子裡,我白天在教室裡吹著冷氣,聽講國際大公司的行銷策略(當時是唸行銷傳播的);晚上則穿梭在這些吆喝、這些熱氣中。

雖然身份證字號是F開頭,但小二那年就去了花蓮,一直到高中畢業去了高雄一年;關於「台北生活」這個概念我始終感到很矛盾(直至今日)。

那一年,是來台北的第一年,只覺得每天一睜開眼睛就像被吸進幫浦裡,不斷地擠壓、拉鬆、擠壓、拉鬆。

那一年,我20歲,不青澀,只是土了點不像個台北人。有時在課堂上感到熱情,覺得自己來對地方了,有時渾渾噩噩地走在街頭又會突然止步,好像突然失去衛星定位那樣。

那一年,在學校我沒什麼朋友,跟同事因為年紀不能交心,每天早出晚歸雖然住在親戚家卻鮮少交集。
那一年,我頂著因為挑染褪色的屁孩短髮,穿著因劇場生活滴滿油漆的衣褲和鞋子,每天從老舊的蘆洲搭上捷運,看著師大的學生下車、台大的學生下車,然後跟著許多青春洋溢的女孩們在景美下車。一個總是下雨的地方,也還好有雨稍微遮擋了我的格格不入。

那一年,我只是想贖罪,關於曾經任性地選擇劇場,又任性地從國立大學轉學到學費翻倍的私立大學。

誰在我面前說了什麼嗎?

沒有。

就是因為沒有。

只是突然就覺得,自己沒有青春的權利了。

2018.09.12 21:41台北市


原本要去蘭嶼的,原本要去蘭嶼的!原本要去蘭嶼的!!
念了一百年的蘭嶼,終究還是失敗了!
沒關係總有一天會去的。

畢旅2.0也算是一個比較臨時的想法,當時完成口試的只有苡甄,我們其他人都是嘴巴閉閉不敢講,除了宇翔,所以才有了:「你還想畢業嗎?」這個標題。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的。

這次住的民宿是我二訪的「樂嶼」,我覺得有自己的陽台真的很棒!
去玩水回來的傍晚,買點零食和啤酒,坐在那就可以消磨好久,說好不聊論文,但是抱怨老師好像是在水深火熱的菸酒生無可避免的!


現在回想起來,明明才上個月的日子,已經像很久以前。
原來雪山是六月初去的,然後 6/14 畢業典禮、6/19 期末考與學期結束、6/21考多益。

記得也是在那幾天,知道身體出了問題,也驚恐地被確定論文畢業口試將在 7 月中舉辦,當時論文進度依然停滯在一口結束的前三章!
怕死了!要吃藥、要寫論文!
但六月底與七月初的出遊計畫已然勢在必行,沒有臨時取消的可能。

因此,特別感謝佳臻、汶育在統計上給予我的巨量協助,也感謝爸媽生給我的腦袋與效率,終究順利在行程滿檔的小空暇內將第四章順產,隔天也就報復性出遊地參與了鳶嘴稍來步道的行程。

鳶嘴山,被稱為最美的中級山,因登山過程需攀爬陡峭的岩稜出名。
稍來山,去之前沒聽過,問Google才知道是以秋天時滿山的台灣紅榨槭為名。
(法國人念「稍來」聽起來很像「少來」,讓我對這座山增加了滑稽的印象。)


「23歲腦報台大救生班,促成了24歲在玉山主峰過生日的特別體驗。」

這句打在玉山網誌開頭的話,居然還有了後續……。

果然「永遠也不會知道人生將要如何,就只是在想要的時候不顧一切去得到罷了!」

百岳進度:9/100
№74雪山東峰3199m
№05雪山主峰3884m

6/3 (Wed.)

在出發雪山的前一天,突如其來的PMS讓我肚子痛到像被人拽起來痛毆,懷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爛到爆的身體,還是到宜蘭跟Lucas會合了。
還好隔天早上起來是可以出發的狀態,但還是特別感謝Lucas整路都在等我,一度還幫我背包包,真的是令人安全感爆棚的可靠系男子。

6/4 (Thu.)

〔租125騎上武陵〕

沒錯!我們之所以在宜蘭會合就是因為我們要騎摩托車上武陵!
Lucas真的有夠瘋,但答應他的我應該也不正常啦!哈哈!
一路上的風景真的很美,除了要被當高山高麗菜澆水還有屁股痛到爆之外,兩個半小時真的是很浪漫(?


23歲腦報台大救生班,促成了24歲在玉山主峰過生日的特別體驗。

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人生將要如何,就只是在想要的時候不顧一切去得到罷了!

就像在3月最後一週發現月底前要提論文計畫,然後3天把前三章寫出來那樣,只要有目標、就別想者失敗只想著怎麼努力就好。

好吧!人生第一次重裝、第一顆百岳的玉山群峰紀錄如下,感謝記錄人40同期去玉山才熟的4J。

百岳進度:7/100
№69 玉山前峰 3239m
№25 玉山西峰 3518m
№01 玉山 3952m
N0.04 玉山北峰 3858m

路線圖,Ray大信總paki隆哥真的很用心!

3/20(日)

[前鋒隊]
說真的,作為一個菜菜鳥,前一天晚上真的無限焦慮是否要聽從心之所向跟前鋒衝衝團去多撿一顆頭,最後就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傻傻出發了QAQ


有鑑於這次的行程,真的是我有經過懷孕、生產這樣一個動作所產生的,所以出國前就被敲碗敲到爆,為了避免我要被問八百次以上,直接貼成一篇攻略給大家啦~~

如果有朋友問的話,分享這篇給他!!

(因為FB一直當掉我重打一百次,有些沒照片的請大家去看影片!)
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TAsMZikkoc

【行前】

1. 機票
價錢: $5597來回 (含3個20kg加買行李)
機場:麥克坦島機場
航班:AirAsia 晚去晚回 航班時間在圖右上角

(1)宿霧有兩個機場,我們去的是在圖上airport的位置。
另一個在Bohol薄荷島上,如果查完景點發現只想在薄荷島玩的話,可以直接飛薄荷島。
但因為我們是10/16才衝動訂機票,所以就飛到麥克坦島。

(2)AirAsia …


2018/9/18 00:06 台北

如果問:「大學四年學到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會說:「解決問題的能力。」
不單單從「行銷傳播」這個畢業系所領域習得,還有更多體悟是從生活、打工的方面感受更深。

我想透過今天打工發生的一件小事情,談談這個主題。

事情是這樣的,空了大約十天沒去打工,昨天我終於去了,當天我發現一台冰箱下面滲出水來,同事們說:「不知道,從某個時刻就這樣了。」

從他們的反應來看,我接受到的資訊有以下三點:
一、這個問題已經出現一小段時間。
二、許多人已經嘗試過解決這個問題,但都沒有能力解決;這些我所尊敬的同事無法解決的事情,我應該也無法解決。
三、我應該接受這個問題存在的事實,跟同事們一起透過不斷拖地的方式來維持暫時和平,再看後續大家會如何處理即可。

感覺是極正常的思維,但仔細一想,卻錯得離譜。
一、我只看到結果,甚至沒有嘗試瞭解問題產生的原因,就放棄解決它。
二、我認為大家都已經嘗試解決過這個問題。
三、我認為他們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也無法解決。
四、我選擇跟大家一起忽略這個問題。

這也是我們很常在生活中「放過自己」的例子,許多人、事、物,我們好容易因為他/她/它所呈現的結果樣貌,以及他人對「它」的反應,就決定與之糾纏或遠離,可其實我們根本沒有探究這些「表面問題背後的問題」,我們沒有認為自己可能就是擁有解答的那個人。

今天,當我的兩位同事,突然開始研究這個冰箱的時候,我也才產生了一點興趣;當他們選擇放棄繼續拖地的時候,我終於蹲下來「親眼看看這個問題」。

這時,我才終於踏出解決問題的第一步:親自去看看問題到底出在哪邊?問題背後的問題是什麼?

當這兩位同事們在研究的時候,我聽見他們說,這個水是從水管這邊流出來的,感覺水管堵塞了。

於是我嘗試的第一步便是伸手碰碰這個水管。

(後來我想,或許我是整間店裡第一個去碰水管的人。)

而這正是解決問題很重要的第二步,去戳戳你認為可能導致問題的原因。

當然,我不是真的伸出食指去戳水管,事實上,我稍微暴力地拉扯兩個水管的接合處,然後意外地把他們分開了,我原本以為是黏死的。

那麼從我同事那邊獲得的資訊是水管可能堵塞了,所以我就看了看水管裡面,當然烏漆媽黑的啥鬼都看不到,還好同事立馬快速地遞了長湯匙給我,我也才能用長柄試探水管。

果然,卡了一塊奇怪的東西,當下我心底暗自認為自己找到水流滿地的原因了,但是華人社會教我們不能太驕傲,會惹人厭。

所以我只默默地在同事協助下把它清掉後,把水管插回去,暗自祈禱水不要再滲出來了。

結果你猜怎麼著?水還是繼續流哎!
超級不給面子的,不是我在說,真是不會做人的水管。

於是一度,另外一位同事說,我們再找別人來修吧!

但我心底的聲音不斷地告訴我,我已經解決剛剛的問題了。

突然一個靈光乍現,或許我在解決剛剛問題的過程中,無意識地創造了另一個問題。

於是,我再次蹲下去,老方法,拉拉水管。

只是這次輕一點,也慢一些,然後我發現隨著兩個水管接合的角度不同,水是否持續滲出也會產生明顯的變化!

於是,我找到了我剛剛無意創造出來的問題:水管接合的角度不對。

終於,我解決了整間店幾天以來所有人無法解決的問題。

不!不是無法,只是無心。

從這個滲水故事中,我們可以發現,其實問題背後的問題,真的問題不大;但是不斷滲水卻會對店面和員工造成不小的問題。

只是我們太容易「放過自己」,認為這「看起來」是個專業的問題,需要請水電工來,卻其實根本沒仔細「看」過問題。

最後,簡單地來統整一下解決問題的小步驟和撇步:
一、正視問題,去碰觸可能造成問題的原因。
二、傾聽不同的聲音,獲得資訊更靠近問題背後的問題。
三、將可能導致問題的領域,分解開來逐一檢視,試圖找出問題背後的問題。
四、尋求協助,修正問題背後的問題。
五、觀察問題是否解決,若無,因為現在自己對於問題已有一定的了解,可以聽從直覺方向,繼續碰觸可能造成問題的原因。
六、理解同樣的結果可能來自不同的原因,修正一個部分之後,先觀察結果,再進行下一步。
七、不斷循環「觀察」、「碰觸」、「修正」三個步驟,同時保持開放心態傾聽任何聲音。

在滲水小故事中,我不是提出想法的企劃,也不是發掘問題的分析,我只是去執行,照著他人所說的話。

然後就會發現,我們常常明知到答案,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只要照著想法去做就能解決問題。

而我這些喜歡在這邊對「解決問題」這個主題高談闊論的人,其實往往也就只是一些患有過動症的好奇寶寶罷了。

生活裡有好多好多的問題等我們去解決,但我們好忙,好多事要做,不可能每個問題都花時間研究,只能常常記著「不要輕易放過自己」,去做了,就會發現問題背後的問題往往很簡單。

共勉之。


昨天才發了一篇網誌談「解決問題的能力」,今天就在研究所的課堂上被打臉。策略管理,是這堂課的名字,這是一堂透過案例討論「策略」的課程。

也不能說被打臉啦!

只能說感覺自己在課堂上看起來很笨,不過在課堂上看起來很笨,本來就是學生才有的權利嘛!我很享受這種不斷被不同角度言論轟炸的討論。

那我們先談談「策略」,一樣是用於「解決問題」,但它通常用於解決更高層次、影響更長遠的決策。(老師說的)

老師今天透過第一個小案例,讓我們了解「策略」真正的意義。

案例是這樣的:

我們是一間腳踏車製造商,有自己的品牌,產品為中高價格,通路主要為運動器材和腳踏車專賣店,目前財務狀況吃緊,因為行銷方面花了太多錢成效卻不佳,加上腳踏車風潮已過,銷售量已連續兩年下降。

現在,有一家類似家樂福的公司,他們的採購經理送來一份合約,要我們為他們代工腳踏車,使用家樂福自己的品牌在他們通路中銷售,而這份合約保証三年都由我們獨家代工。

(在此省略許多數字的資訊,因為我自己也看不懂財報哈哈)

這份合約中有幾個令人火大的條款:

1. 此產品要有與公司原產品相同的品質,但價格打6.5折,另外在把手、坐墊、踏板等成本較低的地方必須與原產品做出差異。

2. 需隨時在倉儲中保持一定數量產品,但家樂福不保證銷售量,且在產品未售出之前,都屬於製造商所有,家樂福不承擔任何倉儲壓力。

3. 產品售出後,費用每個月統計後才支付。

OK!看到這裡你應該跟我一樣,在心裡大叫:「什麼鬼合約!慣老闆去死!」

好的,在討論之前,班上先進行了第一輪投票。

贊同簽合約的9位VS. 反對簽合約的17位

於是,討論開始了!

第一階段,反對方提出以下三點反對理由:

1. 風險過高

2. 自相競食(家樂福會吃掉自己原本其他零售店面的市場)

3. 不公平合約(庫存算製造方的、月付)

這時,支持方就要開始反駁啦!

第二階段,提出數據來討論:

1. 關於風險:經過計算,若我們接受合約,單純以兩個月為單位計算,最好的狀況下可以賺55萬,最差的狀況可能虧損28萬。

2. 關於自相競食:即使我們不代工,家樂福也有其他廠商可以選擇,市場依然會受到影響。

3. 關於不公平合約:這個熱潮就是過了,我們的財務狀況就是很差,家樂福今天先找我們談已經算是給我們機會了。

看到這裡,你是否也改變了想法?

我們再投了一次票,比數變成:贊同簽合約的19位VS. 反對簽合約的7位

好的,如果你跟我一樣第二次依然堅決反對,希望你能在下面留言告訴我你的原因。

於是老師問了我原因,難道只是心裡過不去嗎?

我說:不!我寧可用這三年的時間和那些可能被鎖在倉儲中的錢,進行轉型。

老師問:那你想朝什麼方向轉型呢?

(沒錯!老師就是這麼尖銳,好像我根本是腳踏車產業的大師一樣。)

我說:或許利用我們獨有的技術和經驗,針對較有前景的運動設備做研發,例如:滑雪,我要退出紅海市場,到競爭較不激烈的藍海市場做拓荒者。

老師說:可是你看看這個財務狀況,這些錢,何況任何一個市場都有領先你的廠商。

我說:可既然這就是一個沒有前景的產業,我想…大破大立嘛!

對,我就是精準地在課堂上大聲地說出「大.破.大.立」四個字,大概再加一點回音效果會更棒。

我是說,讓我看起來像個白癡的效果。

這時,另外一位同學說:「我們可以轉型為專門做代工的廠商,另外去開發大潤發、愛買成為我們的客戶。」

這番言論獲得支持,也讓許多人無法接受,因為這就是台灣的現況,我們走不出代工,沒有自己的品牌;一但想要做自己的品牌,就會像案例中所呈現的製造商一樣,被做品牌所需的成本壓垮財務。

所以,我們又開始討論到底要不要轉型做純代工。

你的答案是什麼呢?

我目前還沒有答案。

因為我們家正在經歷相似的狀況,做建築業的父親,想要將最後的作品弄成民宿自己經營,但我們的財務狀況負擔不起房貸、所有宣傳活動,然後沒有宣傳就沒有知名度,沒有知名度就沒有客源,沒有客源就沒有收入的惡性循環。

於是,父親忍痛選擇售出,但在等待買家的同時,父親回頭接了許多工程來增加收入。

如果沒有見證過這樣血淋淋的金錢壓力,22歲的我,大概會毫不猶豫地為了守住自己的品牌去賭。

大學整整學做品牌學了三年,當真正擁有一個品牌的時候,內心那種大展長才的熱血和渴望,多麽難壓抑,又多麽艱難才能選擇放棄。

嚴肅了(笑)。

做個結論吧!

我們從一開始討論「是否接受合約?」到最後變成討論「我們公司未來該往哪裡走?」

從家樂福不找我們還可以找別人我們就等死的「被動姿態」,轉為也可以去向大潤發、愛買提出合作邀約的「主動姿態」。

我們終究要討論的不是是否接受這樣的合約,而是我們公司的未來要往哪裡走?這就是我在昨天文章中提到的「問題背後的問題」,只是它呈現在另一個更高的層次上。

上完這堂課,不禁覺得:「原來這就是企業管理,原來這就MBA。」

接下來這堂課還有好多個案例討論,每一篇都是30頁word的英文資料(今天這個只有三頁中文)。

我知道我好多大學畢業的同學們已經投入職場,如果你們看了我的拉拉雜雜網誌之後,想到工作上什麼樣的情況,我好希望你們來跟我一起討論!

希望有一天,我們都能為台灣品牌走出一條路,讓台灣好多包含台積電這些做得要死要活,明明擁有領先全世界的技術,卻鮮少人知道來自台灣的人們都能在世界上被看見,被記住名諱。

2017/09/17 07:58 台師大

Lou

Rhyme of rain, vortex of autumn night.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